Liz Ann Sonders 【美股】正重返正轨?

Liz Ann Sonders 【美股】正重返正轨?

美国股市近期出现大幅上落情况,这与去年大部分时间内相对稳定的表现形成强烈对比。美股指数在今年2月初触及跌幅多于10%的调整区域,随后录得大幅反弹,而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出现全日上落几百点的情况亦变得相当普遍。美股最近反弹力度开始有所减弱,主要因为投资者忧虑联储局有机会採取更进取的货币政策,以及特朗普政府即将推行贸易保护政策,包括徵收25%的钢铁关税和10%的铝材关税。面对以上情况,投资者应该感到意外吗?

经历近10年极度宽鬆的货币供应和全球央行大幅扩增资产负债表规模,以及将利率调低至零或以下之后,各国央行现时正开展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即使在过往货币政策并没有如此宽鬆的时代,紧缩货币政策都会引致市场波动性增加和市场转弱,所以现时情况并不应该令人感到意外。

忧虑钢铝关税细节

从正面角度而言,儘管美股出现急速调整,但从今年2月份调整后立即出现反弹显示,投资者似乎仍然对金融体系充满信心。部分人忧虑与波动性逆相关的交易所买卖票据引致的混乱情况有机会蔓延,并可能造成更多系统性问题,但情况似乎并非如此。

不过,市场对美国总统特朗普公布增设对钢铁和铝的关税方案仍存在忧虑。虽然关税方案的具体细节至今尚未公布,但有投资者担心美国加徵关税后可能会导致其他国家採取报复行动,从而触发全球贸易战,最终损害美国经济增长和导致通货膨胀加剧,以上两点足以令美股下挫。

与此同时,美国企业盈利增长强劲应该足以支撑美股。根据研究机构FactSet的数据显示,2017年第四季美国企业利润优于预期的比率为74%,高于过去5年平均水平的69%;至于营收方面,较预期为佳的比率则为78%,这是FactSet自2008年起追蹤有关数据以来,所录得的历史新高。

波动性将持续增加

我们认为美国股市的波动性将持续增加,新高及回调情况将交替出现。美国经济增长伴随通胀升温,加上市场忧虑联储局会加快收紧货币政策步伐,这都将成为导致美股出现持续波动的因素。美国联储局主席鲍威尔在一连两日的美国国会听证会中,虽未有发表即时影响美国市场的言论,但投资者认为他在首日听证会上的态度略为鹰派,导致美股出现一定程度的抛售。不过,鲍威尔在第二日表现得稍为鸽派,这令美国股市随即出现反弹,直至特朗普宣布徵收关税后,美股才再度回调。

虽然美国短期和长期利率均有所上升,但与过往较长时期相比,利率仍然属于甚低水平。儘管美国国债孳息曲线已经趋平,而且过往表现并非未来业绩保证,但历史上直到有关曲线出现真正反转之前(如果真的出现的话),美股在孳息曲线趋平阶段往往表现甚佳,但期间会伴随着间歇性波动。

企业盈利迅速转佳

随着美国企业盈利迅速转佳,现时情况可谓好坏参半。根据路透社数据显示,2018年标普500指数的按年增长预期从去年秋季的11%上涨至现时的近20%。而随着美国第四季国内生产总值略有下调,国内生产总值的趋势和预测则一直没有如此强劲。

展望未来,美国亚特兰大联储局的GDPNow模型估计,今年首季预期年化增长将为3.5%。另一方面,通胀亦有所上升,1月份整体消费物价指数录得2.1%的年化增长率,其中核心通胀率(撇除食品和能源)为1.8%。最近,我们留意到核心个人消费支出(PCE)物价指数由1.3%升至1.5%。核心个人消费支出被认为是美国联储局对通胀的「首选」衡量指标,此数字现时仍然低于其2%的目标。不过,市场注意到该指数在过去6个月以2%的年率上升。

我们认为,现时仍然存在不少支持美股持续上升的因素,但随着联储局加快加息步伐和缩减资产负债表以调低货币宽鬆规模,美股波动性增加的情况似乎仍会持续。就目前而言,由于消费者信心维持强劲、劳动市场健康发展及企业盈利增长有所上升,这些均促使美国经济表现理想。然而,通胀持续上扬、货币政策紧缩及特朗普政府宣布推出更多保护主义措施,种种因素对经济和盈利的持续影响尚未完全反映出来。此外,美国财政赤字和债务上升同样左右美国经济增长,而家庭债务水平则没有那幺令人忧虑,原因是金融危机后去槓桿化得到有效实施。

即使是在持续的牛市中,货币政策的「正常化」对于美国和全球股市来说,仍然会造成相当大的波动性。全球企业盈利和经济增长依然相当稳健,但对于相关水平的预期已经有所提高,而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对全球经济、盈利和投资者情绪的影响,现时尚未显现出来。

 

嘉信理财金融研究中心市场及行业分析总监Brad Sorensen及嘉信理财金融研究中心高级副总裁兼首席全球投资策略师Jeffrey Kleintop,对此文也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