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z Ann Sonders 【美股】来年料波动频繁

Liz Ann Sonders 【美股】来年料波动频繁

美国股市在过去几周的表现正好概括了今年大部分时间的状况 — 美股偏向波动且急剧下跌,并间中出现急速逆市反弹,而市场密切关注美国联储局动向以及双边贸易发展。今年投资者多以防守为主并严守纪律,而投资者的这种取态预料会持续到下年度。

自去年底,我们作出了多项技术性调整,包括建议稍为减持环球股,并转持较多美国大盘股。今年8月,我们调低了科技股及金融股的评级(由跑赢大市下调至中性),亦调高了公用股和房地产投资信託基金板块的评级(由跑输大市上调至中性),而当中只有医疗保健股维持「跑赢大市」的评级。随着通讯服务股被评为「跑输大市」,我们的行业策略建议显然趋于防守性。

我们认为今年第二次股市调整期的出现(近期更有加速之势)归咎于三大忧虑:美国经济增长见顶、联储局政策走向及部分孳息曲线倒挂、以及贸易关税不明朗。

首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近调低美国经济增长展望,预测增速由2018年的2.9%放缓至2019年的2.5%,而彭博亦预期2019年的按年增长将回落至2%。我们认为,由现时至明年7月,经济仍然有望处于扩张轨道,创下二战以来最长的经济扩张周期。不过,随着通缩风险升温,贸易纠纷发展或成为盛衰转势过程长短的关键。市场对联储局维持鹰派立场的忧虑于11月底稍见缓和,主要是因为联储局主席鲍威尔指出利率「仅略低于」联储局预计的中性水平(即不至于刺激或限制经济增长或通胀),其措词明显有别于10月初时利率「远远未达」中性水平的评论。就鲍威尔最近的言论,外界对当局会在明年加息的期望降温,并预期仅有一次加息。

转折点或已出现

美国经济很大可能经已出现转折点,转势迹象亦愈见明显。美国实质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于今年第二季的4.2%水平见顶,在第三季放缓至3.5%,并预料于第四季进一步回落至2.7%,而其后2019年增速势必继续减慢。人们对放缓的幅度会达多少最为关注。从目前情况而言,多项主要指标仍处于上升轨道,而孳息曲线亦未呈现通缩临近的迹象,但箇中风险明显升温。

至于孳息曲线倒挂(意指较短期利率高于长期利率)方面,目前只有部分曲线(有时会称为曲线的「肚子」)呈现此迹象,即2年期孳息率处于5年期孳息率之上。随着对股市影响较大的10年期对3个月息转向走平,人们对经济前景的隐忧会日益增加。不过,根据过往经验,一般需要数月时间,其影响才会在经济或股市上逐步浮现。然而,孳息曲线并非唯一经济「预测指标」。根据芝加哥联储银行全国金融状况指数,近期金融市场情况有所转弱,近乎所有指标均显示房地产市场出现放缓,而商业信心调查数据亦呈现转势迹象。幸运的是,数据亦非一面倒利淡,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的製造业及非製造业指数均见反弹,而作为领先指标的新订单数目亦同样显着上升。

美国经济仍然可以受惠于其他利好因素,包括联储局收回部分强硬措词、油价下挫令消费者信心保持稳健以及长期利率回落等等。然而,较早前讨论的油价下挫,影响却是好坏参半。虽然油价下跌有助提振消费者信心,但却不利于能源相关範畴的企业开支和就业以及行业利润。

我们认为,短期内首要不明朗因素是贸易局势紧张。市场普遍预测,一旦美国当局落实针对向所有中国进口商品加徵25%关税,美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恐怕将下降1个百分点,并会进一步产生连锁效应,势必对商界、消费者信心以及通胀造成冲击。另一潜在可能是中美达成理想协议,有助刺激企业开支扩大,并极有可能带动股市走高。

联储局仍属焦点

虽然鲍威尔的言论在短期内有助纾缓投资者忧虑,但当局正在摆脱过往的预设轨迹,转为倾向以数据主导政策方向走,因此其未来政策取态依然存疑。事实上,联储局无意促使经济增长的步伐显着放慢,而从目前情况来看,通胀前景仍然相对温和,因此明年加息预期有所降温。

2019年市况大致会延续2018年底的走势,所以相当一部分股票均会更为波动,而现时调整期将会持续,甚至有机会延续年内所掀起的「隐形」熊市(滚动熊市蔓延至各大资产类别以及当中的主要範畴)。我们相信经济增长势必放缓,但短期内未至于会陷入衰退。然而,现时风险有所升温,其中利率及贸易紧张局势被受关注。英国经济因脱欧困局变得更为不稳,虽然最坏情况已经广为人知,但仍有可能取得相对正面成果。简而言之,现时应该严守纪律及维持防守策略,并聚焦于长远投资规划。

嘉信理财金融研究中心高级副总裁兼首席全球投资策略师Jeffrey Kleintop及嘉信理财金融研究中心市场及行业分析总监Brad Sorensen,对此文也有贡献。